滴滴事件

本周滴滴公司陷入舆论漩涡。滴滴确实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但是如果抛开滴滴公司的不作为,我在网上搜了一下 黑车司机杀人案,发现了每年都会有几例黑车司机杀人事件。滴滴作恶是一方面,黑车司机作恶也是客观的事实,只是滴滴给了黑车司机作恶的一个平台。恶人总是会有的,滴滴公司监管不力,让恶人进入滴滴平台,当小概率事情发生后,既酿成了惨剧,又使得自己深陷泥潭。经过了这次轰动全国的事件,估计恶人们也会有所忌惮,但是并不能保证此类事件不再发生,吃瓜群众们能做的只能是在打车的时候多留心,而滴滴如果还是监管不力,那么类似的事件肯定还会再次发生。

滴滴事件之所以举国轰动,与当下的国情分不开。当下经济下行,民不聊生,国民需要一个情感宣泄的出口。滴滴事件发生期间,还有一个更严重的事件没有得到关注,山东寿光洪灾死了 至少13 个人,新闻上将其粉饰为天灾,但也有人祸在里面:上游水库大流量泄洪。所以寿光洪灾虽然严重,但是舆论上还是被压了下来。从吃瓜群众的角度看,滴滴事件比寿光洪灾也更具有“娱乐性”,更方便宣泄情绪,这也是寿光洪灾关注度不够的一个原因。

雅楠发红包事件

雅楠红包丢了 4 个,事发之后,我和博士更愿意相信人性的丑陋,将原因归咎于小偷。而我们的观点是基于自己的经验的,也就是说基于一个先验概率。我们的观点,代表了我们自己的价值观。而如果冷静的从一个上帝视角来看,红包被偷的概率并不是很大,更大的概率应该是雅楠自己搞错了,不管是她拿的红包个数不对,还是自己弄丢了,总之雅楠自己搞错的概率更大一些。而我们正是忽略了这个客观事实,去用我们的经验去判断一件事情。

后来发现原来是雅楠自己拿少了红包,这个时候,事后诸葛亮的我才意识到,自己一开始被自己的经验所左右,我们更愿意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,这就是为什么 1000 个人读《哈姆雷特》,就能读出 1000 中莎士比亚。

所以,经验并不一定是对的,要多开上帝视角,多反思。

科技园堵车事件

科技园的交叉路口,各个方向的车辆汇入,堵在一起。科技园中的人,都是高素质的人,但是在没有规则去约束的时候,还是会产生混乱,因为人性就是这样的。在科技园中工作的人,与路上的普通司机,其实并没有本质的区别。人多的环境下,总会产生混乱,不患寡而患不均。似乎我只看到人性的阴暗面,如果这个时候,有一个路人站出来,主动去指挥这些拥堵的车辆,那么,这就是人性的光辉的一面。

垂直搜索与熊掌号

很多人都知道,百度因为错失了移动互联网的机会,所以开始走下坡路。但是这只是一个抽象的原因。之前我在百度听了一个机器学习的讲座,讲座并没有讲太多机器学习的内容,倒是其分析百度搜索的现状,让我印象深刻。移动互联网兴起之前,百度就像如今的阿里一样,如日中天,那个时候,大家上网的入口无非就是百度,亦或是几个门户网站。后来,移动互联网兴起,百度的流量被各种 APP 瓜分,互联网的 长尾 开始蓬勃发展,这个时候,人们对百度的依赖性减少,百度的日子就不好过了。百度搜索也意识到自己的问题,既然数据分散到了各个垂直的领域,就做垂直搜索,将分散在各个长尾的数据收集过来,使得用户在百度能够搜索到更多自己想要的数据。另外,为了与微信的内容生态对抗,百度大搜创立熊掌号,面向自媒体,并承诺为优秀的创作进行百度搜索的引流。

中文文档和英文文档

百度有一个现象,很多人说话的时候会夹杂了英文。最近,我在熟悉一个 Web 框架,在网上找了各种中文资料,有的是翻译的官方文档,有的是自己创作的。但是看来看去,越看越懵,后来索性自己下载了英文的官方文档,结果读起来酣畅淋漓,解释的很到位。而翻译的中文文档,读起来缺感觉在打太极。我觉得有两个原因:1. 信息在传递(翻译)的过程中,肯定会有一些损耗 2. 中文和英文的特性不同,英文简明扼要,中文委婉。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英文论文,读起来比中文论文好消化。也解释了为什么有些人讲话喜欢夹杂一些英文,一个简单的单词,就可能表达出意思。由此我也得出一个结论,学习一门技术,最好的方法就是去读 官方的 Tutorial

代码可读性

来到百度后,大多数时间写的代码,都是业务代码,也就是说:需要什么功能,照着需求文档实现功能就可以。写的久了,就会发现,原来代码的可读性才是最重要的。因为代码写出来不是给计算机看的,是给人看的,如果人看不懂,以后就不好维护。现在计算机的性能大幅度提升,所以牺牲代码性能,换取可读性是可取的方法。而且代码可读性和代码的性能并不冲突,如果代码写的简洁易读,那么代码的性能应该也不会差。

仪式感

仪式感只是刻意让无聊的生活看起来有意义。

21 世纪的科学

21世纪的科学并没有得到本质的突破,如果大多数取得的成就,都是在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得到的。拿计算机科学来说,计算机的根基早在上世纪就已经被打好,后人只是在此基础上盖楼而已。再高的大楼,其根基都是一样。再具体到机器学习,大多数机器学习的基础算法和概率论、信息论等基础科学,在上世纪都已经打好基础,只是那个时候算力不够。以现在的基础,要实现真正的人工智能是不可能的,因为算力不可能无限提升下去。有的人可能会反驳,显卡的性能不是每一代都又很大的提升吗,一块显卡不行,来一百块不行吗?其实,真正的人工智能需要的算力,可能是指数级别增长的, 而显卡的性能充其量只能线性增长,现在的算力是远远不能满足算法的需求的。要想有真正的突破,必须在基础科学上有突破,在物理学,数学上,有真正的划时代的突破,才有实现人工智能的可能。

自媒体爆发的根本原因

九年义务教育 和 移动互联网。

种一棵树的最佳时机是十年前,其次是现在

来南航之前,我暗下决心一定来南航一定要好好学习。开学前,我暗下决心开学后一定要好好学习。研一上学期期末,我暗下决心下个学期一定要好好学习。来百度之前,我暗下决心来百度后一定要好好学习。现在的我,和一年前的我没有本质的改变,坏习惯没有改,也没有根本的进步。我现在已经 24 岁了,如果我从现在开始不去改变,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改变了。

丑代码

代码的质量和代码的整洁程度呈正比。代码越整洁,越漂亮,往往代码的质量和很高。所以,一眼望去,如果感觉代码写的 很丑,那么代码多半需要优化了。

智能手机和微信的作用

智能手机和微信只是用来通信的。不是用来学习,更不是用来娱乐的,如果背离了本意,那么只会迷失其中。

考研群里的一个小发现

南航每年统考进入复试的同学不到 200 人,我目测了一下群文件里各个文件被下载的次数,发现平均也不到 200 人。

兴,百姓苦;亡,百姓苦

从短暂的人类历史来看,作为社会最底层的平民百姓,无论天下兴亡,日子都过的很苦。5000 年前是这样,1000年前的唐朝是这样,300 年前的清朝是这样,100 年前的中华民国是这样,现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也是这样。

中秋节的礼物

以前逢年过节,看到别人因为工厂里发了过节的礼品,互相比较,自己心里满是不屑。我没想到,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,自己也收到了百度的中秋节礼品,自己心里也会和别人去比较。看来人和人的区别,真的不大。我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,开始过上班族的生活,我一点也不开心。

狗 与 狗屎

你喜欢养狗吗?当你看到别人养了一只可爱的狗,可能也会有养狗的冲动。但是你有没有想到养狗狗要处理狗拉的屎呢?人只愿意看到自己相看的东西,就像《一一》里面,洋洋会拍大家的后脑勺照片一样。你愿意处理那一坨狗屎吗?

反省一

我如何看待一个人,一件事,反映了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我只看别人的阴暗面,说明我自身就很阴暗。自省、矛盾、乐观。

第一次喝星巴克

第一次喝星巴克是和凯哥在三里屯太古里喝的。星巴克并没有那么高档,乱哄哄,以至于我走的时候,突然想起来,星巴克和大路边上的那些奶茶店没啥区别。确实,人和人没啥根本的区别,在 都可 奶茶店喝奶茶,和在星巴克喝奶茶,能有啥区别呢?

缓慢的下坡路

实习的时候,从公司骑行回出租屋的时候,有一段要缓慢下坡的路,然后再经历一条上坡路。然而 3 个月过去了,我竟然对这条下坡路一无所知,相反,我第一天就感知到了上坡路。缓慢的下坡路,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,让我慢慢松懈,直到上坡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已经懈怠了好久。

markdown 的精髓所在

markdown 的精髓在于其输出的内容是纯文本,而不是二进制。
纯文本保证了文本的内容永远不会过时,永远是相对于原来创建它的应用,试想,如果某一天,onenote笔记崩溃了,印象笔记停止支持了,word 文档过时了,亦或是 N 年之后,用户忘记了这些笔记的密码,那么曾经写过的笔记(二进制文件),都可能无法解析。事实上,这些笔记软件都将文本转成了二进制进行存储,是封闭的笔记系统。但是如果用纯文本来记笔记,只要数据还存在,就可以立即使用,不需要了解二进制转文本的细节。如果用一句话总结的话,纯文本数据会比创建它的任何项目都活得更长久。

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

不能听命于自己者,就要受制于他人

反思

今天看到别人,刚来百度不到两年,项目做的飞起,全栈打通,再想想自己。。。

如何看待大学的那段恋爱关系

人总是要往前看的,与其陷入过去无法自拔,不如珍惜眼前人,也祝福她。
盖世功劳,当不得一个矜字;
弥天罪过,当不得一个悔字。

输入和输出

做一件事之前,先想好,输入是什么,输出是什么。输出就是干这件事的目的是什么,有了目的,方能知道如何用力;输入就是做这件事需要什么条件。先想好输出,再考虑输入。

学习能力和抗压能力

大公司在校招的时候,更看重一个人的学习能力和抗压能力,而不是很看重这个人会什么。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不会的东西可以学,而如果没有学习能力和抗压能力,故步自封的话,那这个人可能就不值得培养。

小流量测试

小流量是一个规避风险的有效途径。当我们测试一个新的功能时,可以只上线一个机房,然后导入小部分流量到这个机房,这就相当于该功能只服务某一个小区域。这样及时新功能出现问题,问题的影响范围也不会很大,不至于波及到全网。小流量的思想。

百度的光环

一个人,有多么傲慢,就会有多么自卑。最好的状态,应该是在轻微的兴奋和些微的沮丧之间。

如果现在我因为百度的光环而变得傲慢,那么我终究会因为遇到更厉害的人而感到自卑。

Linux VS Windows

Linux 不是用来体现你又多么与众不同的,Linux 是用来作服务器的,在桌面易用性上,Linux 和 Windows 不是一个 Level 的。

技术到底应该如何学习?

  1. 一定要掌握几门自己拿手的,吃透的技术;
  2. 广泛涉猎其他的技术,在遇到一个问题的时候,能快速的判断用什么技术去解决问题。

合格的工程师

对一名合格的工程师而言,其不能仅仅满足于会用一门语言,否则这门编程语言,对于你来说,就是一个黑盒。要去探索这门编程语言,去深挖语言特性与设计思想。

为了完成计划而完成计划

任务是否完成,应该取决于思考的深度,而不是单单看计划有没有完成。

成长,就是和过去的自己和解

过去就过去吧。吸取教训,总结经验,明天又是美好的一天。

Realme

从百度回来的几天里,我发现我过的一点也不 real,像一只披着羊皮的狼。也许我应该学习崔老哥、学习利银哥,谦虚为人,善待他人。

人的熵论

  1. 人是一个系统,是系统,就有熵
  2. 人的熵在自然条件下也是不断增长的,一个典型的熵增例子是:人每天都需要睡觉,从而是使系统趋于稳定
  3. 反省、休息都是使熵减少的措施
  4. 要有使熵缓慢增加和使熵快速降低的能力

阴阳

这个世界上,有阳就有阴,这是客观事实。

任重而道远

健身是一件长久的事情,不是一蹴而就的。虽然现在身体不好,但是我相信自己会慢慢变好的。

Google 搜索的结果为什么优于 Baidu

搜索引擎的搜索质量很大程度上受到用户质量的影响。举个例子,如果一个搜索引擎的用户群体大多是小学生,那么低龄化网页的被点击数就会增加,久而久之,这些低龄化的网页的权重就会增加。同理,百度的面向所有的中文用户,其搜索质量就是当前国民综合素质的一个缩影。而 Google 面向的是全球的用户,更确切的说,Google 的用户更多的来自于西方发达国家,其用户素质较高,对搜索内容有较高的品味,所以 Google 的搜索质量要高于 Baidu。

在中文搜索上,能够翻墙用 Google 进行中文搜索的用户,其用户质量是高于 Baidu 的中文搜索用户的,所以在中文搜索上,Google 的搜索质量也可能高于 Baidu。

一个人都过不好,怎么过两个人的生活

一个人都过不好,怎么过两个人的生活?

一个人都过不好,怎么过两个人的生活?

复仇者联盟3

灭霸和他女儿卡魔拉去 Vormir 星上寻找灵魂宝石,遇到了灵魂宝石的引路人,在不知道敌方情况的情况下,Thanos 本能地张开那张带有无限手套的大手掌去保护Gamora,从这里可以看出,灭霸深爱着他的女儿,简直不能再暖了~

无问西东

人把自己置身于忙碌当中,有一种麻木的踏实,但丧失了真实,你的青春也不过只有这些日子。什么是真实?你看到什么,听到什么,做什么,和谁在一起。有一种,从心灵深处,满溢出来的不懊悔,也不羞耻的平和与喜悦。

社会发展的太快

这是变化最快的时代。从历史的角度看,从没有哪一个时代,有这么快的发展速度。拿封建时代来说,100年过去了,可能社会上并不会发生什么变化,朝代没变,种地的家庭,可能后代还在给地主种地,经商的家庭,可能后代还在守着祖上的基业。但是现在的社会不一样了,发展的太快了,90年代的时候,大哥大还是一个很新奇的东西,家里还不一定顿顿吃得上肉,但是短短20年,人人都有了智能的手机,还厌倦了大鱼大肉。然而,社会发展的太快了,大多数人是跟不上的,尤其是上了年纪的人,他们会发现,他们的那套世界观,已经不能适用于现在的这个社会了。大多数的人,都是在被这个社会拿着鞭子抽着往前赶,才能保证自己不掉队。然而,一个更现实的问题是,大多数人在这场浪潮中狂奔,但是却把灵魂忘在了身后,这导致了一个当代社会很严重的心理问题:焦虑。从宏观角度来看,这是这个时代造成的,也是这个时代大多数人身上都会有的心理问题。

被动的思考

当我们遇到问题的时候,我们将思考交给了搜索引擎;当我们不开心的时候,我们将大脑交给了娱乐;当我们学习的时候,我们将大脑交给了书本;当我们拿出手机的时候,我们将我们的大脑交给了手机,将喜怒哀乐交给了手机。哪怕是当我们想思考的时候,我们还是将这一任务交给了书本,交给了知乎。究竟是习惯造就了我们,还是我们造就了习惯。我们在生活中又究竟真正思考过多少?有多少时候是真正的把握着思考的主动权?

读数学之美

今天读了 《数学之美》 图论和网络爬虫这一章节,吴军博士讲到他如何利用“构建网络爬虫”这个问题来筛选一流工程师。其观点为:

一个好的候选人,不需要做过网络爬虫也能很好的回答这道题,而那些仅仅有执行力的三流工程师,即使在做网络爬虫的工作,对里面的很多地方也不会考虑周全。

我想了想,如果我没有学过网络爬虫,我在面试的时候很可能会说:我没学过

是的,面对这个新问题,我本能的反映是竟然是害怕,然后是找到一个没学过的理由来保护自己。这个回答也阻断了我的思考,使得我对很多新的知识仅仅局限于有没有学过,而不去探究其本质。久而久之,整个脑子就变得僵化,装不进新的知识,也拒绝去装入新的知识。

面对一个新知识,仅仅拿有没有学过,去判断一个人是否掌握了该知识。这应该是从之前看Android培训视频养成的坏毛病。 学习知识只是拿有没有学过来评判,这和培训公司培训出来的程序员,其实是一种思维方式。 我们之所以去学习计算机理论,去读研,就是去学习那些最本质、最朴素的知识,这些知识能够使我们在面对一个陌生的领域快速的了解其本质;面对一个新的问题时快速定位其病灶。而不是简单的一句:没学过。

任何一个领域的知识是学不完的,如果学知识的模式只是 “不断积累” ,而不是有更深的思考,那么学过的东西也早晚会忘得一干二净。也难怪我大学的时候学过的Android现在都忘得差不多了,只剩下自己当时认真思考过的自定义控件,还没有完全忘掉。

如果不具有这种能力,那么我们计算机专业毕业的学生,和培训出来的人,差别又在那里呢?

内涵段子关停

我们这一代人,搭上了信息时代的列车,然而很多人虽然肉体跟上了时代,灵魂却早已落在了某个角落。

国家也是如此,在经历了几年的GDP高速增长后,中国终于放慢了脚步,开始全面深化改革,解决之前遗留下来的各种问题。在动荡的年代,要革命,就免不了要有人流血牺牲,在和平年代的改革,同样会激起各个阶层的矛盾,也肯定会触及到很多人的利益。如果我们意识到了这个改革的大环境,那么我们也许就可以理解,为什么国家会对内涵段子动手,很多人指责政策专挑软柿子捏,但是如果抛开这些细节,我们可以将这项行动解读为:国家早已意识到了移动互联网成为大众上网娱乐的主要入口,当前各种APP上充斥着各种三俗内容,净化网络环境已成为必然。

网络环境就是一个系统,系统中的熵是不断增加的。当个人电脑主导的互联网开始兴起的时候,网络环境还是趋向于良性的,但是当越来越多的人通过PC接入互联网,网络的混乱度急剧增加,熵也随之增长,当熵到达了一个临界点时,就需要国家出手,2014年整治快播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。同样,当移动设备成为人们上网的主要工具,移动APP成为人们茶余饭后消遣的主要入口时,管理也随之而来。国家层面的介入是必然的,只有这样,才能维持一个相对良性的网络环境,因为一个系统,在没有外力的约束下,熵增是必然的。

改革就是如此,注定会有牺牲。内涵段子倒下,必定会有新的平台崛起,政策不过是在传达整治网络环境的信号。比较反感无脑喷,我想说的是,政策的制定者们不知道比你们高到哪里去了~

永远年轻,永远热泪盈眶

forever young.

博客和笔记的关系

本地记的笔记,当其有价值时,就可以上传到博客上。

陈丹琦

当我第一次在 Stanford 大学 NLP 组官网上看到 陈丹琦 这个名字时,我就觉得此人绝对不简单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对一个人的名字有着特殊的感觉,就像我看到陈丹琦这个名字,就马上被这个人所吸引,也许这是汉字的魅力。

然而,今天当我再一次看到有关陈丹琦的消息(出身清华姚班,斯坦福博士毕业,她的毕业论文成了「爆款」)时,我酸了。雅礼中学毕业,高中就提出插头DP算法,清华大学姚班,ACM全球总决赛银牌,斯坦福 NLP 博士…… 还有猝不及防的狗粮:神仙爱情。

我坐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计算机学院213实验室的位子上,心情久久不能平复。这是一场来自神仙眷侣的降维打击。

愣了一小时,我才缓过来,我想起了加缪对西西弗斯的评价,尽管西西弗斯的一生都在推巨石上山的循环中,但他仍然是幸福的,人只要竭尽全力就应该是幸福的。我想了想,人并不是生而公平的,每个人的起点都是不一样的,出生在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家庭,有着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得智力,但是只要竭尽全力去奋斗,就是幸福的,人生就是值得的,没有必要去酸别人,因为每个人的起点都是不一样的。

诗和远方

人活着,不能只盯着眼前的苟且,还要有诗和远方,否则人活着有什么意义呢?

从百度实习回来

在学校,很多人问到我百度实习的经历,有问我百度怎么样的,有酸我的,还有问我赚了多少大钱的,更有甚者,让我请吃饭。只有凯哥会问我,累不累,也只有凯哥会在我实习的那段时间,主动打电话给我,和我聊聊天。

大脑生锈

前段时间因为耳朵的皮脂腺囊肿,在医院住了三天院。住院过程中,整个人被情绪所左右,理性崩塌,返校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。

事后反思,感觉自己情商还是太低,没有在医院环境下控制情绪,保持理性的能力。也发现自己的大脑因为长时间不用,变得愚钝了,很难回到之前的任务,只能期待于自己重启。而重启又必须付出代价,所以我必须锻炼让自己快速进入状态的能力。

从女生宿舍门前走过

从宿舍到实验室的路上,我喜欢从女生宿舍门前走过。这并不能说明我好色,实际上,当我看到那些充满青春活力的女生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,我会想起我的大学时光,想起那段阳光灿烂的日子。

熬不住医院的深夜

我发现我还是太脆弱了,从医院回来,我就像得了后遗症一样,反复回忆起躺在手术台上,衣服汗湿的场景;做梦梦见被人追杀,喊救命把室友吵醒;昨晚又梦到了打针,被人反复戳。看来,我还没有强大到一个人熬一台手术,也许,我还是个孩子。

但是,有些路,也只能一个人走,有些苦,也只能一个人抗,不要对其他人抱有太大的希望和依赖,即使是至亲之人。

现在的状态,对得起当初考研时候的自己吗?